• 新闻
  • 体育
  • 汽车
  • 房产
  • 旅游
  • 教育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财经
  • 娱乐
  • 更多
    母婴 健康 历史 军事 美食 文化 星座 专题 游戏 搞笑 动漫 宠物
>文化>>正文

王石:我没想成为伟大的企业家 | 对话

原标题:王石:我没想成为伟大的企业家 | 对话

我伟大的诉求是什么?我把企业做得伟大了,对我意味着什么?我跟汪建比,我觉得我的境界不如他,他是为了国家的事,一切都愿意牺牲。我不是,第一我要做我喜欢的、我想做的事情。正因为我做企业做得好,我才有条件、有能力想做我的事情。你说那可惜了,你应该把精力放在企业上,你可以很伟大。错,我本来就没想着要成为伟大的企业家。

文|姚胤米

编辑|刘斌

摄影|高远

图|视觉中国

谈成为联席董事长

我对汪老师从事的事业衷心佩服

《人物》:你很早就是华大基因的独立董事,这次接受联席董事长这个职务的决策过程是怎样的?

王石:我从万科退休下来后,对华大我觉得我是有责任来协助一下的。实际上我是(之前)推荐了原来万科一个副总到华大,他过来就是义工式的,很快就成为他们高管团队的一员。两年前,华大发生很大的一个人事变动,他和我推荐的另一个人一块走了,这个人事变动对华大是有冲击的。我知道华大是科学家创业,管理上有短板。那我既然退休了,也是自由身了嘛,(过来)就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《人物》:那么华大和汪建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?

王石:最吸引我的是,他们的诉求是公共卫生,这应该是国家的事,但他们是商业性的公司,不是国家资助的。这个给我印象非常非常深刻,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家国情怀在汪老师身上体现得太强烈了。我到华大来当联席董事长,很多人不了解,会觉得你王石是不是跨界跨得太宽了。我想说没有其他的意思,至少是我对汪老师从事的事业衷心佩服。

《人物》:据说华大当初决定来深圳也是和你有关?

王石:实际上当时他们已经非常明确要从北京出来,已经联系好了去苏州,(那边)给地、给房子。是在一次徒步当中我力劝他们到这儿来。他们就说,我们到深圳两眼一抹黑,我们在那儿没有任何关系,也没有资源,你王石是不是能够给介绍点儿关系?那时,政府领导我还真不是很熟。他们就非常奇怪,你是著名企业家,1983年到深圳,到2007年已经24年了,你说你和深圳领导不熟?我说这就是我建议你们去深圳的理由,深圳那个创业环境在那儿,你只要能干,不是你去找市场,是市场找你。后来证明我说的是对的。

《人物》:我记得你还承诺过要帮他们解决一部分员工宿舍。

王石:因为他说到深圳两眼一抹黑,正好我的新办公室还没启用,就答应给他1万平方米,免费用三年,够意思吧?我还说,你们来肯定给政策,你申请一块用地,万科给你来建。当然我也有好处,我给你建了之后,肯定你那边就解决住房问题,那从商业上看,我要计算一下能打平或者盈利,我才能提供。

结果是什么呢?第一,1万平方米不够,要3万平方米。第二呢,三年不行,至少得五年。我心想我这盖的新办公大楼,是给我盖的,还是给你盖的?他是公共卫生专家,习惯让我也当公共服务平台是吧?亲兄弟明算账,感情好归感情好,欣赏归欣赏,我说我这样做交代不过去了,那我就不能答应。他说政府也给他提供一个什么大厦,就说那我不占你这个便宜了,挺不好占的。

《人物》:两个承诺都没兑现。

王石:都没兑现,所以到现在老汪对我还是有意见的,说我不信守承诺。「我是天下为公的,你也应该天下为公」,这是老汪的逻辑,但我不是。很多人就说我们俩有什么区别,他更忘我,而我是分寸把握比他好。

《人物》:当联席董事长是他找你还是你找他?

王石:是他找我的。我本来一直在扮这个角色叫独立董事,关键决定他都是来征求我的意见,一些决策方向我是清楚的。当联席董事长原来是没有想到的。当联席董事长首先是远大,不是华大。

《人物》:那是什么时候?

王石:那个早,去年8月。

《人物》:张跃是怎么和你说的?

王石:他强烈要求,就是我来当董事长,他当CTO。当然了,我当董事长有什么用?他只是表达个诚意,表示他全面放权。我的逻辑非常简单,远大只有一个精神领袖,远大的文化就是远大的文化,我怎么可能当董事长。

《人物》:现在当两个联席董事长能占到你60%的精力吗?

王石:目前没有了。现在逐步减,减到应该是两家加起来30%。之后不用了,因为你扮这个角色就可以了。

《人物》:那你现在入职华大后,主要会做些什么?

王石:我们这样好不好,在华大怎么做,在远大怎么做,一年之后看。因为很明显的,肯定是我补华大的短板嘛,这话题不好说的。我没有什么忌讳,只是现在不适合谈。

汪建(左)和王石(右)

谈自我价值和个人实现

为了伟大,把个人牺牲了,我觉得不值

《人物》:你马上又要去以色列做访问学者了,这么多年登山、探险也是更多的是去实现一些自我价值。我们会觉得,如果你更专心投入做企业家,那样的话万科可能会更伟大。所以想知道你对自我价值的定义是什么?

王石:这个话题我觉得非常好。那我的问题是,我伟大的诉求是什么?我把企业做得伟大了,对我意味着什么?我跟汪建比,我觉得我的境界不如他,他是为了国家的事,一切都愿意牺牲。我不是,第一我要做我喜欢的、我想做的事情。正因为我做企业做得好,我才有条件、有能力想做我的事情。你说那可惜了,你应该把精力放在企业上,你可以很伟大。错,我本来就没想着要成为伟大的企业家。

就这样说吧,我50岁之前是非常迷茫的,因为我不喜欢我是个企业家,更不存在说我喜欢我是个成功的企业家。现在叫企业家,以前不就是个商人吗?中国传统文化是看不起商人的,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。那你说别人看我伟大,那也挺好。但我为了这个伟大,把个人牺牲了,我觉得不值。

《人物》:那你为什么选择脱离体制去做生意呢?官员在这个社会环境中还是很受尊重的。

王石:因为我已经看清了这条路,我已经不想往前走了,我大概率最后就是一个副厅级干部,甚至追悼会怎么开,稿子怎么念,我都清清楚楚。我不甘心嘛,我的人生想换个活法。

《人物》:所以选择做生意?

王石:不是因为这个就选择做生意。你到特区去,市场经济环境下,那就是做生意。无论做什么东西,钱是非常重要的。按照当时我的想法,在深圳最多待两年,赚了钱就出国留学去。也不排除学习了之后当教员,我从没想过做什么幼儿教育、中学生教育,就是去当大学教授。但是没想到,在深圳一年又一年,一直到50岁的时候,我这留学梦才停止,看来这工作也没法换了,就认命吧,我就是企业家。

《人物》:你这种注重自我实现的意识是怎么形成的呢?

王石:我经历过文化大革命,当过兵,又是工农兵学员,以后搞技术,在铁路局工作,之后又到省外贸部门当干部,这个经历已经非常丰富了。但在这个丰富当中,你发现都不是你所选择的,都是被动的,就没法喜欢。当兵我是主动去的,但过了三个月就知道你不适合当兵。因为什么?你觉得你是非常个人主义,非常喜欢自由表达思想。那当兵是绝对服从。所以三个月之后我就很想赶快离开,但一不小心干了五年。我17岁当的兵,三年后20岁上大学都晚了点儿,当到22岁,我觉得晚了点儿。一直到了以色列我才平衡。那边大学生都是当兵之后,再晃两年才去上大学,大一学生都23、24岁了,哎哟,我才知道,晚上点儿大学没什么不好。我现在到这个年纪了,我去访学,去留学,真是不晚。

《人物》:其实是不晚。

王石:不是晚不晚,人不都要找一个自我心理安慰、心理平衡嘛,晚不晚已经不重要了。所以对我来讲,到深圳的时候一直很焦虑,但我少年时代接受的教育,你做什么事得认真去做吧,你不能不喜欢就敷衍潦草。我自己的定位是,我不甘心我是个商人,但我既然是商人,就把这事做好。我真正的不焦虑了,觉得自己就是个商人,不可能是其他的了,那时候已经50岁了。

《人物》:你享受于成为被关注的焦点吗?当年登珠峰和去哈佛都引发了不小的轰动。

王石:我1999年辞去CEO的职务,虽然我已经授予万科团队来管理,只是在董事会层面管理,但基本上提到万科还是王石,提到王石还是万科。我思维方式很简单,一定要退出这样的舞台,主动让位。我绝对不是说我为了成为聚焦点而登山的,是一不小心成了聚焦点。2011年我去哈佛,半退休状态了,那就是我自己的个人修为,这是非常非常清楚的。但结果事与愿违,我去哈佛的影响好像不亚于登珠峰的影响。

2011年1月入学哈佛(拍摄于王石的哈佛公寓)

《人物》:你是怎么申请到哈佛大学的访学资格的?

王石:哈佛有个中国基金会,一个是和中国联络,再一个是每年组织本科生到中国访问两个月。万科和这个基金会合作了三年。2010年,他们把我们请到一块答谢。当时我和他们执行主任在一个桌,聊high了,他说,主席,你有没有兴趣到哈佛去当访问学者?短则三个月、半年,长则一年。我想都没想,脱口说一年。

这应该是3、4月份的事情。讲了之后,我就有点患得患失了,饭桌上的事嘛,对不对,人家那么一说,我就这样回答嘛。我等着邀请啊,我想问他,你真的还是假的?但又不好问。人家要说饭桌上的事你当真了,那多难看。可万一邀请我去,到时候我语言怎么办?我就开始偷偷地练听力,练口语了。既希望他邀请,又怕他邀请。

差不多三个月之后,邀请发过来,我乱了阵脚,怎么办呢?我开始每个礼拜安排时间学英语,专门跑去参加那种一对一的培训班。效果不好。很快9月份要去了,当时找了一个借口就没去,主要是心虚。结果到了2011年的1月份,我说春节之后去,实在真的要去就开始拖了。对方来电话了,你还来不来?哈佛那个办公室已经给你准备半年了,我们很多访问学者都等着呢,如果你不来这办公室我们腾出来给别人了。我一听,啥都别说了,叮铃桄榔,春节也没过,直接去了。

《人物》:之前一直有人评价你很西化,这几年的访学会让你思维方式更接近西方吗?

王石:我的想法是恰恰相反。我到哈佛之前,还是百分之百拥抱西方文明,去了很快就发现问题,你对西方不了解,对自己也不了解,真正是到那儿了,在那个视角来看自己,才重新认识到过去遇到一些情况,感到很不理解的,很抵触的,你应该怎么比较积极地去对待。甚至很多你明明知道是消极的东西,又没法克服的,这时候你应该就要回避一下。所以我现在是倒过来点儿,非常在乎中国传统文化,在里头吸收,同时发现自己国家有很多优秀的东西。

谈一年来的变化和规划

你是一个退休的企业家,你的号召力是完全不够的

《人物》:最近这一年你接受了比较多的采访,感觉你现在开放度很高,也比较坦诚,这个变化是怎么来的?

王石:我觉得实际上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自信。你说哈佛、剑桥、牛津,顶尖的殿堂,你能在那里吸取营养,你在那里都被人尊重,你在那里都能对话,它们给你自信。因为自信,你就不是一种防御性(姿态)。

《人物》:你说这是自己的第三段人生,目前是有一个个人品牌,深潜学院,这个创立的过程是怎样的?

王石:那个是我到了剑桥访学之后,一些深圳企业家非常羡慕我这种生活,组团去看我,我一看躲都躲不了,你不是羡慕我吗?我给你办个浓缩班。2014年4月份第一期,一期一个月,一年两期,明年第十期了。

《人物》:你觉得现在再创业,还会有当年的机遇吗?现在时代、环境、机遇,全部都变了。

王石:那我也变了。我当年创业的时候我是什么资源?我现在是什么资源?我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。当然,你仅仅是个成功的退休企业家,曾经的探险家,是不够的。

1990年中期业绩汇报

《人物》:为什么不够?是积累的资源不够,还是别的?

王石:当然不够,它不是积累的资源不够。你推动过程中,你是一个退休的企业家,你的号召力是完全不够的,这是很现实的东西,你光两次登顶珠峰是不够的,你就是在哈佛待两年半那也是不够的。

《人物》:你自己准备创立的品牌是什么?

王石:我在创立一个品牌就是大运河品牌,但不是说这个品牌叫大运河。咱们这样来说吧,一个企业怎么叫成功?就是你能不能形成一种超越企业产品、超越企业服务,并且对社会文化(形成)正向推动的东西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万科的定位更多的是团队、是制度、是品牌。万科在这个过程里面是个文化概念。那我要做的就是泛万科文化。它不在万科,也不一定是万科的牌子,叫什么牌子不重要,但是是把万科基因、文化的东西继续在社会上发扬光大。所以说,我是离开了万科这个作品,但是这个市场我没有离开。我一定要讲清楚,和现在的万科没有任何关系,简单地说就是大运河文化。

《人物》:大运河文化?

王石:那好,我告诉你,因为你不问我是不会说的,我说了你又不一定写,因为有替我宣传之嫌。我们看,中国4000年文明史,物理上能体现出来的在世界上有两个东西,一个是长城,第二个是运河。长城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,但你看运河的文化是什么?它是网状的,沟通的,交流的。过去没人想到运河在中华民族大一统上扮演什么角色。这是我现在要打造的平台,第一个试验田就是扬州,隋炀帝开凿大运河起始点就是扬州。你们什么时候到扬州去看看我现在做了什么。

《人物》:那怎么还没听见什么动静?

王石:我刚才讲了,现在属于只做不说的阶段,所以你在问的时候我也不愿意多说。很快下面就是苏州、杭州、宁波、徐州、淮安,这都是运河上的城市。

《人物》:突然关注到运河是受了什么启发吗?看了听了什么东西?

王石:那当然是各种原因集合到这一块,我得考虑我退休后做什么,我要打造一个什么,我要什么抓手。这是我找的抓手,没人启发,我自己启发的我自己。

2018年4月12日上午,王石率领赛艇队员在扬州瘦西湖内划赛艇,感受湖上园林风光

谈年龄和衰老

生命的意义是在于长命吗?

《人物》:有研究说人过了75岁后不可避免地开始衰老,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体力。你有没有一些真实可感的因为年龄带来的限制?

王石:我非常认同你刚才说的话,为什么认同?因为我没经历到,不能否认它,既然不能否认,我就尊重。再过几个月我就68岁了,到75岁这不还有7年吗?这7年我是不是一定要给它充分利用起来?75岁之后怎么样那是个未知数,咱们不要讨论它。至少我这儿有一个榜样,就是褚时建。褚时建是73岁开始创业,今年91了。他创业的第二年我去拜访他,橙子才这么高。我就很好奇问他什么时候挂果,他兴致勃勃讲,说6年,我心里一算,6年他就80岁了。这一晃现在他91了,还管着他的庄园呢。就你提这个问题,是个问题吗?如果你认为是问题,第一,我尊重,我是讲逻辑的,我是讲科学的。你别看汪建是个科学家,他特别感性,他是理性的感性,我是感性的理性,你看汪建告诉你说「我墓铭志是120、130」。我和他恰恰相反,不要说120了,人活到100岁有意义吗?

生命的意义是在于长命吗?从自我意识来讲没有错,但从社会生物学来讲,这种自私是非常糟的。我非常认同你刚才说的,75岁之后做很多事就力不从心了,正常。我不能假定我是一个不凡的人,我可以活得更长,我没有这个假定。所以我就非常清楚地回答你,按照你的大限,可能很多不能确定,所以我要非常珍惜大限之前的这7年时间。时间不短的,一年365天呢。

王石厄尔布鲁士3700米营地飞伞

《人物》:好,那说回来,这些年你的体力、精力有下降的迹象吗?

王石:这个事是这样的,你们先把刚才那个问题弄清楚,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你。我就给你们这样说,我现在身体状况比20年前好得多。我说的是常识,第一,严格来讲人最危险的不是老年,是中年到老年替换的那个阶段。80年代,我才30多岁,正拼的时候,消耗了很多精力,登珠峰时我身体非常非常差,登珠峰对我来说是险象环生,各方面常年透支,身体状态不是很好。我再谈这个老,一般有句话叫什么?老先老腿,就怕摔跤。第二,大家很在乎皮肤,不要显老。

《人物》:你在乎吗?

王石:你看我在乎不在乎?我当然在乎,但是我没有那么在乎。皱纹那是什么大问题呢,是不是?真正大问题是免疫系统衰退。我马上就68岁了,咱们谈到现在,你有没有感到我有一丝疲劳?你有没有感到我累了,我想不起来了?就体力来讲,无氧运动是生命攸关的,只有无氧运动那种化学的生理的变化,才能阻止这种神经系统的衰退,阻止免疫功能的衰退,知道吗?

《人物》:那你现在紧迫感很强吗?

王石:我没有紧迫感。

《人物》:你刚刚说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。

王石:你说有很多事情我同意,我没有否定。你无非是说你做不过来。怎么做不过来呢?

《人物》: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过来的吧。

王石:就这样说吧,现在你的影响力是不一样的,你一句话是不一样的,现在需要什么都是你自己去做吗?搭平台嘛。我没退休之前,我真的精力只有10%在万科,万科怎么样呢?我离开之后是不是无缝衔接呢?我在万科费了很大精力吗?我现在可不是像在80年代那样做事,影响力、号召力、见识力,那完全不一样了。

没看够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投诉
免费获取
今日推荐
进入搜狐首页
意见反馈